驾驶员韩先德告诉记者

2021-04-26 09:00

宣州区海事处办公室一位范姓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因为这两艘船没有确定的身份,相关部门对其监管责任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划分。“校船和渡船的监管单位是不一样的,若是发生意外,责任由谁来负?”(曹庆)

宣州区政府和养贤乡政府出资60多万购买了两艘船,自2012年9月投入使用以来,为养贤乡新河庄小学的近七十名学生渡河上学提供了方便。但是运行一年多来,因为没有正规的渡口和营运证,这两艘船一直未能明确相关监管单位。区教体局称其不能被定性为“校船”,区交通局也不认为其是渡船。

然而,让人尴尬的是,这两艘船至今身份不明。“现在上级部门也没有一个校船的标准,所以这两艘船一直没有被定性为校船。”宣州区教体局纪委书记刘肇虎对记者说。

运送学生的两艘船跑了一年多还未能明确身份。

“这个船2012年下半年就在用了,我是去年2月份才开始开的,每天只接送学生上下学。”驾驶员韩先德告诉记者,他每天早晨6点半左右开着船从家里出发,沿途停靠三站,带上三十多名新河庄小学的学生赶到学校上学,下午4点钟左右再接放学的孩子们回家。韩先德告诉记者,像他这样的船有两艘,两艘船载的学生有近七十人,住河对岸不同的村子。

跑了一年多还没身份

“这两艘船没有营运证,没有正式的渡口,不能说是渡船。”宣州区交通局安全科一位许姓科长告诉记者,按照相关规定,这样没有身份的船是交通部门查处的对象,但是考虑到学生的上学问题,他们并没有禁止这两艘船的运行。

“每个学生一学期交300块钱,还不够油钱。”韩先德告诉记者,一艘船每天光油钱就得100多块。记者昨天从宣州区教体局了解到,教育部门按照校车补贴的标准每年给这两艘船的承包人发放一定的补贴。“一年能拿到二三万块钱。”韩先德说。

昨天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宣州区养贤乡新河村。在距离新河庄小学几百米的水阳江岸,记者看到一艘刷着黄漆的船,船上的旗子上写着“宣州区农村接送学生船只”。

两艘船专门接送学生

为防超载政府买新船

记者了解到,因为发现新河村村民自营载学生的小船有严重超载现象,宣州区政府和养贤乡政府出资60多万元购买了两艘船为学生们提供方便。养贤乡政府一位方姓副乡长告诉记者,两艘船在2012年秋季学期投入使用,承包给当地村民经营,学生每学期交一定的费用,乡政府也经常派人对船只运行情况进行检查。